在圈内写着十字

,因为这部分所谓的“大事记”,暴露了上下许多令人不敢恭维的嘴脸及其见不得人的政治图谋。但打开邮箱,看见一位好友的邮件,便回了。他在来信中谈了他的凄凉的身世,我也谈了自己及父亲母亲。进而一想:现在趁上述博文尚未完稿,何不将父亲在延安“抗日军政大学”时写的诗歌,帖上网去?因为现在的年轻人,很难看得到上世纪抗战时期的诗歌了。我把家父的这本原来只作为传家宝、除了亲朋好友外,没有更多的人读过的诗集帖出去,兴许可给网友们一点新奇。

  家父于1905年,生于来宾县白头村一个穷苦农民的家中,幼年时期,就受了很多人们想象不到的苦(如阎王殿的日牛头马面近几年不来索命,想在以后的博文中写出来――张雄飞),所以16岁才开蒙读书。

  1938年,他从武汉和几个学生,徒步投奔延安并毕业于“抗日军政大学”第四期,而后去瓦窖堡党校学习加入了中国 *** 。本来在“抗大”拟留校任教官的70名学生中,有他一个,因为他也是国民党黄埔军校南宁分校的毕业生,懂军事。但他要求上前线作战,“抗大”便分配他去刘伯承的部队工作。1940年,又因他参加革命前,当过国民党军少校,桂林“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”(即“桂林八路军办事处”),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回广西搞统战,便把他调回“桂林八办”,在李克农将军的直接领导下(单线联系),进行秘密工作。皖南事变时,因他远在龙州以国民党员和军官的身份,办“军民合作站”和组织学生军,“桂林八办”向贵州紧急撤退时,无法通知他,又因他是与李克农是单线联系的,从此便与党和军队(他是八路军干部)失去了联系。日本鬼子到广西前,也就是桂系在桂林镇压 *** 的那段时间,来宾地下党的××(原桂林市委书记)等三男一女(这个女同志,也是已离休的原桂林医学院负责人、当时的姓名叫范月珍)地下党员,曾经跑到我们的老家白头村,寻求他的掩护,并在他在白头村办的学校当教师。因为家父为了为革命和即将发生在广西的抗日游击作战培养骨干,在和“桂林八办”失去联系后,即回白头村办学校,招收的都是18、9岁的农村知识青年,学的课程都是他从延安“抗大”带回来的教材,如毛主席的《论持久战》等等,他还给学生们上军事课和进行军事训练。

  鬼子来了,他单独组织了游击队打鬼子,队伍壮大时,××等 *** 员也来参加。当时虽然××等都知道他是从延安回来的,但地下党有规定,军队系统的与地方系统的白区工作人员,在组织上不能建立联系...

▼ "在圈内写着十字" 的相关文章:

[经典重温](1992.01.17)瑞典观礼记

[经典重温](1992.01.17)瑞典观礼记
 
(一)
与香港相比,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是近于荒凉之地。在冬天,那里整天阴阴沉沉,难得一见阳光,游客是不会跑到那里渡假的。然而,每年的十二月,那里有颁发诺贝尔奖的盛会。去年十二月十日,是该奖的九十周年纪念,所有仍健在的获奖者都被邀请赴会,一时间礼服煌然,衣香鬓影——而那里礼服的租值也急升了。
我是因为高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而被邀请到瑞典去观礼的。早一年,诺奖基金会曾请我到那里介绍高斯的贡献。虽然差不多所有行内人都说高斯理应在十多年前得奖,但姗姗来迟,还是令我为他喜出望外。
再一次的瑞典之行,我是不能推却...

老年痴呆有信号

老年痴呆有信号
http://www.100md.com 2006年3月1日 《家庭医学》
-
 
     记忆障碍 以记住新知识的能力受损和回忆远期知识困难为特点。记忆障碍出现于早期,并且几乎是患者家属或同事发现的第一个智能障碍,尤其是近记忆障碍一遗忘。患者的日常表现为“丢三落四”、“说完就忘”,同一问题反复提问。例如在临床检查中,患者总记不住医生姓什么,甚至否认曾告诉过他。但患者的近记忆障碍常被认为是健康老年人常有的健忘而被疏忽,尤其早期遗忘已明显时,远记忆相对保留,以致亲属常认为患者记忆力并不差,甚至很好,理由是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前的事都...

我好高兴!”云天河依然孩子般地对着景毅

,呆呆地立在竹林中。良久,他竟似一座雕像一般屹立不动。

  而他旁边,则是一座坟。坟墓看来已经很有些年头了,墓碑上生满青苔,字迹已然模糊,但依稀可以看见,上面写道:爱妻萧飞花之墓。

  这墓碑究竟立于何时,又是谁人所立,他早已记不太清楚了,因为这并不重要。要。

  猛然,他猿壁忽振,左手食指作引剑诀之状,右臂飘飘,似无所依。他背上的那柄长剑顿时飞出,悬在空中,龙吟之声部绝。

  “千竹潇潇!”一声低喝,剑气横飞。不多时,长剑周围幻化出道道气剑。远远看去,果真是千竹潇潇之势。

  他右袖轻轻一拂,那万道气剑便直往竹林飞去。

  只听“簌簌”之声不绝,片片绿竹叶飘飞在空中,...

第五章 花有清香月有阴(二)

  尹碧瞳终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捏了捏水无儿的手,便推她继续往前走。
  水无儿握紧了夜明珠,手心的汗印染在珠子上,又滑又腻。既然是地牢,首先该是个关人的地方。而这地方,竟像是关鬼怪的地方多些,走了这许久,竟连一个人也未曾见到。她这时后知后觉地想到,若是有人从入口的凉亭出发现了有人侵入的痕迹,将入口一关,她和尹碧瞳岂不是要死在这里么?
  她偷眼瞄一了瞄尹碧瞳。
  从前她或许会觉得,和这样一个极品的男色死在一处,也是极为风流韵致的事。可是现在,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愿和他死在一块儿。
  百里府的地牢竟在地下延伸得这样远,他们走了一刻钟,还不见尽头。难怪百里府没有钱点灯笼,原来钱都花在建地牢上了。...

第八章 去年今日杏墙西(五)

  众人凝视着青衣公子,个个都木然而立。
  木菀风长叹了一声,道:“把那个宇文丫头带过来吧。”
  片刻之后,宇文翠玉苍白着脸颊,被一个穹教教徒从马上推搡下来。宇文红缨摇晃着跑过去,一把抱住她,痛哭起来。她知道,今天如果没有遇上百里青衣,她这姐姐的命便保不住了。若真是这样,她一生也不会原谅自己的莽撞。
  木菀风那一掌,是结结实实拍在了百里青衣身上。那一掌,不是普通的一掌,而是穹教秘技灭魂杀中臭名昭著的“灭魂第七式”。
  木菀风苦笑:“整个江湖,能受我灭魂第七式还面不改色的,也只有你百里青衣了。”她蓦地有些心灰意冷起来,引以为傲的灭魂杀竟然在一个小辈面前受挫,难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如今中...
E健网知识分享 © 2012
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上收集,如果违反版权请发邮件至 ask#ej38.com (#替换成@),将在48小时内删除